丝瓜app官方网址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转念间,赫云舒便明白过来,他的条件只怕和赫玉威有关。

   果然不出她所料,下一刻赫明城便说道:“只要去一趟定国公府,让外公给叶清风去一封书信,让威儿入学,翠竹的卖身契我即刻送上。”

   赫云舒面露难色,道:“这件事外公已经拒绝过,若想说服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赫明城一笑,道:“休要唬我,这件事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不容易,可对于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向来对不同,这一点,我很清楚。”

   赫云舒咬了咬嘴唇,道:“可事有不同,外公他向来不喜欢求人,这件事只怕没那么好做。”

   “那就是的事了。我不着急。”说着,赫明城又端起那杯茶,不紧不慢的喝着。

   赫云舒起身,慢慢接近赫明城,之后猛地击出一掌。

   孰料赫明城早有防范,他踢开椅子,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赫云舒的掌风。

   他微微一笑,道:“知道身上有功夫,不会以为我会傻到把卖身契放在身上吧。”

   赫云舒很是懊恼,悻悻地站在原地,道:“真狡猾。”

   赫明城得意地一笑:“是太聪明,我不得不防。不要再想什么花招,乖乖地去定国公府求外公,若不然,翠竹那丫头活不了。”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赫云舒尚未来得及说话,便有一个下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急切道:“老爷,府里进了贼!”

   “什么!”赫明城惊坐而起,狐疑地看向了赫云舒,见后者坦然与她对视,他来不及多想,大踏步朝着门口走去。

   临到门口,他回头看了赫云舒一眼,道:“王妃既然已经出嫁,那么于赫府而言便是一个外人,既然是外人,还是不要在府中随意走动的好。”

   赫云舒笑笑,并不说话。只是她有些诧异,方才那下人说府里进了贼,会是苏傲宸吗?她猜到苏傲宸是想让她在此多生事端,吸引赫明城的注意力,而他可以趁机暗中拿走翠竹的卖身契。可,以苏傲宸的身手,应该不会被府中的人发现才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赫云舒满腹疑思的时候,有一个丫鬟端了一杯茶进来,道:“王妃娘娘,请喝茶。”说着,她将那盏茶放在了赫云舒旁边的桌案上。

   赫云舒瞧了瞧那茶,是上好的普洱。眼下,赫明城是没什么心思命人给她送茶的,还偏偏是这么好的茶,倒让她疑心了。

   她微微一笑,看向那丫鬟,道:“是哪个院子里的,之前怎么没见过?”

   那丫鬟略显局促,怯生生的说道:“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就是个奉茶的,新来没多久。”

   “哦,新来的啊,那可得注意了,千万不要一不小心做了别人的棋子,若不然,下场很惨的。”

   听罢,那丫鬟的身子震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常。

   赫云舒看向身后的念秋,道:“念秋,借的银簪一用。”

   念秋拔下发间的银簪,双手递给了赫云舒。

   赫云舒接过那银簪,在那丫鬟紧张的目光中伸进了那杯茶中,顿时,银簪伸入茶水的部分慢慢变黑。

   “这茶有毒!”念秋惊叫道。

   那丫鬟见状,拔腿就跑。

   念秋也是个机灵的,快跑几步拦在那丫头面前,怒声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王妃娘娘下毒!”

   赫云舒站起身,慢慢走到那丫鬟面前,冷声道:“说!这杯茶是谁让送来的?”

   那丫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吓得身子直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见状,赫云舒不再看她,走到了椅子边坐下,看着念秋说道:“念秋,不用拦她,很快,她就是一个死人了。”

   念秋不知道赫云舒的话是什么意思,却还是按照她的吩咐,不再拦着那丫鬟,走过了站在了赫云舒的旁边。

   那丫鬟却是身子一震,转过身跪在了赫云舒的面前,道:“求王妃娘娘饶奴婢一命。”

   赫云舒笑了笑,道:“可要想清楚了,若告诉本王妃这幕后主使是谁,我便保一命。若不能,这毒害皇亲的罪名,倒要看能不能承受得了了。”

   “是三皇子妃!”

   果然!也只有赫玉瑶才能想出这么蠢的法子了。

   赫云舒看向门口,道:“怎么?赫大人还准备继续听下去吗?”

   赫明城从门口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脸色不是很好。

   赫云舒继续道:“赫大人一直自谓是一家之长,却不料还有人敢在眼皮子底下做这样的手脚,倒也真是让我意外了。”

   没错,她已经猜到了谁是幕后主使,却还是让那丫鬟说了出来,为的就是让赫明城亲耳听到。早在他刚刚藏在门外的时候,她就已经发觉,她就是要让赫明城知道,他这个一家之长的威严,早已经岌岌可危。如此让他们窝里斗,她倒是乐得看这一场好戏。

   眼见着赫明城的脸色愈发难堪,赫云舒不依不饶道:“唉,日后若是这丫鬟不明不白地死了,那赫大人的威严可就荡然无存喽。”

   被赫云舒这么一说,赫明城怒声道:“这是赫府,除了我,没人能决定下人的生死。”

   “但愿吧。”赫云舒轻飘飘的说道。

   似是被赫云舒激怒了,赫明城看向那丫鬟,道:“从今天开始,便在我跟前伺候。下去吧。”

   赫明城这么说,便是摆明了姿态要护着这丫鬟了。有他护着,这丫鬟性命无忧。如此,赫云舒也算是依照着自己方才的承诺,救了这丫鬟一命。若不然,她才懒得和赫明城费这么多话。

   这时,赫云舒站起身,准备离开。

   见状,赫明城狐疑道:“做什么去?”

   赫云舒黛眉紧蹙,道:“去定国公府求外公啊。怎么,这不正是赫大人所希望的吗?”

   “好,那快去快回!”赫明城喜上眉梢道。

   赫云舒看了他一眼,心道,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之后,赫云舒转过身,徐徐向着门口走去。

   待上了马车,念秋问道:“王妃娘娘,现在去定国公府吗?”

   赫云舒摇了摇头,道:“不,去京兆尹。”

   念秋一头雾水,跟在马车旁边。

   赫云舒环视马车内,发现她手边的这块布毯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她掀起一瞧,下面有一张纸,拿来一看,赫然便是翠竹的卖身契。

   赫云舒一笑,转瞬又有些失落。

   这时,车帘微动,苏傲宸快得如鬼魅一般悄然出现。

   赫云舒看了看他,笑道:“若不是知道这人是什么德行,单凭这身手,我还以为是鬼呢。”

   “对啊,我就是鬼,色中饿鬼。”说着,苏傲宸故意上前,凑近了瞧着赫云舒,眼睛一眨也不眨。

   赫云舒笑着拍了他一下,道:“这人,素来没个正行。倒是说说,怎么拿到这卖身契的?”

   “赫明城这个人向来谨小慎微,绝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身上。可具体放在哪里,我又懒得找,所以便故意现身,让赫府的护院瞧见了我。之后,赫明城得了消息,就自己带着我去找那卖身契了。”

   赫云舒被他逗得一笑,转瞬便明白了苏傲宸话中所指。赫明城乍一听府中遭了贼,眼下他最先想到的必然是翠竹的卖身契,所以便要确认这卖身契还在不在。他去瞧这卖身契,苏傲宸只需暗中跟随,便能轻而易举的找到这卖身契的下落。

   “猜猜看,这卖身契在什么地方?”

   “他的书房。”

   苏傲宸摇了摇头。

   “春桃的院子?”

   苏傲宸仍是摇头。

   “秦碧柔的院子?”

   “不,是在苏雨晴的院子。”

   听苏傲宸这么说,赫云舒瞬间就变了脸色。赫明城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苏雨晴那里,这就说明在赫府之中他最信任的人就是苏雨晴。可苏雨晴从前是赫云舒生母云锦瑟的贴身婢女,之后她留在赫府,也是打着照顾赫云舒的名号。

   之前赫云舒便怀疑过苏雨晴,现在看来,这个苏雨晴,很不简单。

   只是,眼下她还顾不得这些。

   之后,苏傲宸离开。

   赫云舒很快便到了京兆尹,把卖身契交给冯常看过。

   冯常确认无误,便将翠竹送了出来。

   赫云舒命人把翠竹小心地抬到了马车上,翠竹背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衣裳也已经换过,可想到翠竹身上的伤,赫云舒还是半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顾忌翠竹的伤势,赫云舒让车夫把马车赶得很慢,如此,便可减少颠簸,对翠竹的伤势有利。

   到了王府,赫云舒把翠竹安置在了自己的院子里。

   这时,火夏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因背部受伤只能趴在床上的翠竹,闷声道:“笨女人,伤好了我教功夫。”

   “真的?”翠竹弓起身子,想要站起来,被火夏一把按了下去。

   见火夏冲她点了点头,翠竹这才相信了。此前,她多次请求让火夏教她功夫,都被火夏拒绝,眼下见火夏终于同意了,心中的欢喜自是无法言说。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赫云舒很是疲乏,很早便沉沉睡去。

   而夜半时分,一个敏捷的身影翻进了铭王府,鬼鬼祟祟地朝着赫云舒和铭王所居住的主院而去。tq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