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香蕉电影院的app下载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妈咪,可恶的白图图把沙子洒我脸上了!”

林雪落跟袁朵朵正聊着这个周末的安排时,林晚晚小可爱灰头土脸的跑了进来。

果真,女儿白净的小脸上沾了不少的沙子,头发里也藏了不少!

“这个图图,还真洒啊?是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呢!”雪落连忙心疼的给女儿清理起来。

要说封行朗宝贝女儿,大部分情况下都宝贝在言语上;而林雪落则是用实际行动关怀备至着女儿每一天的成长。

雪落话声未落,袁朵朵已经冲出了茶室,对着在喷水池边玩沙子的小儿子嚷叫起来,“白图图!赶给过来给晚晚道歉!”

“我才不要道歉呢!是她先抢我挖掘机的!”白图图直哼哼。

“晚晚是客人,应该让着她!”袁朵朵龇起了牙。

“可我还比她小呢!她为什么不让着我?”白图图的理由很充分。

“臭小子,一个男生不让着女生,还好意思说?”袁朵朵气得够呛。

“封林晚比我大,不让着我这个弟弟,她还好意思去告状?!”

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

白图图的歪理,气得袁朵朵接不下去话了。

于是,以理服人不行,袁朵朵只能用武力服人!

“臭小子,给我等着!看我不打烂的P股!”

袁朵朵拿起门边的鸡毛掸子,就朝喷水池边冲了过来。

白图图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跑;而是盯看着朝他冲过来的妈咪;在目测计算自己要再不跑就有可能真被逮住时,他瞅准时机,一溜烟跑开了。

一般情况下,妈咪袁朵朵大多雷声大雨点小。换句话说,妈咪说要打烂他P股时,只是嚷嚷几声恐吓一下而已;所以自己根本就用不着跑!

但今天的情况显然时‘二般情况’,所以在袁朵朵跑出大半距离后,他便识时务的跑开了!

“臭小子……别跑!再跑我连腿一起打断!”

即便已经是四十开外的袁朵朵,那体力也是岗岗的。她竟然绕着喷水池追了小儿子五六圈儿都不带喘气的。

白图图却喘成了小奶狗子。在妈咪追上第七圈儿时,他立刻调转方向,朝着狗窝跑去。

看着追着小儿子跑圈圈儿的袁朵朵,林雪落气早消了,便抱着女儿一起看袁朵朵母子大战。感觉袁朵朵这日子,每天过得也挺费劲儿的。

“累死干妈了!”

袁朵朵拿来了温毛巾给林晚晚擦拭着小脸和小手,“一会儿等干妈逮住图图弟弟了,就狠狠的打他小P股!晚晚不生气了好吗?”

“晚晚才不生气呢!反正干妈也舍不得真打!”

后面这句话,就有点儿拆台了。不过封林晚说得对:一般情况下,袁朵朵还真舍不得打自己的小儿子。

小儿子之所以如此的顽劣,也跟袁朵朵的溺爱有关。要说白默溺爱两个大女儿,那袁朵朵就是溺爱自己的小儿子了!

袁朵朵一直想生个儿子继承白家的家业;好不容易如愿以偿了,能不对小儿子多宠爱点儿嘛!

袁朵朵不喜欢自己身上曾经卑微进骨子里的性格,即便她现在已经是白公馆的女主人了,可骨子里的自卑感,还是会时不时的冒出来。

所以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阳光又自信!更想自己的小儿子能成为一个睿智又博学的栋梁之才!可小儿子却呈现出了顽劣的跑偏现象!

无心插柳柳成荫,跟小儿子图图一起养大的嘟嘟,反而长成了袁朵朵期望中的模样:睿智、好学、坚韧又顽强!

“谁说干妈舍不得真打的?”

袁朵朵安慰着受了委屈的封林晚,“一会儿逮住了图图,干妈打给看!”

等白默接回两个读高中的女儿时,已经八点开外。

“雪落干妈来了……我好想!”

原本疲惫得只想回自己房间睡觉的白芽芽,在看到林雪落之后,立刻欢快的扑了过来。那恬美的小模样,着实的惹人怜爱。

“干妈也好想豆豆芽芽的!”

林雪落左手拥抱着白豆豆,右手拥抱着白芽芽,感觉无比的满足。

这才是林雪落想要的!提前享受被儿媳妇孝顺的待遇,打心眼里感觉舒适。

也是林雪落喜欢来白公馆的原因。能很好享受她这个准婆婆的存在感!

“嫂子来了?”

白默看到了林雪落,先是礼貌的唤了一声,随后又堵的随口问上一句,“又跟我朗哥吵架了?”

当年的白巨婴,还是那个白巨婴!只不过油腻了一些!

“就见不得我跟朗哥好呢!”林雪落哼声。

“嫂子我跟说,上回在顾局组织的招商晚宴上,我朗哥可是出尽风头呢……引得那些小姑娘各种的眉来眼去、投怀送抱!”

白默还真有点儿见不得封行朗好。似乎不给封行朗抹点儿黑,他就不舒服似的。

“那朗哥抱了没有啊?”林雪落幽声问。

“肯定抱了啊!送上门的,不抱白不抱!”

白默开始了他的绘声绘色,“我朗哥还说,其中的一个手感特好!”

“白默同学,请注意的用词!自己也有两个女儿呢!”

袁朵朵立刻阻止着丈夫那不把门儿的嘴。真假先另说,就算封行朗真抱抱亲亲也无妨,只要不影响到林雪落在封家的地位,那些莺莺燕燕们压根都不是事儿!

“豆豆芽芽,们回来时不都喊累吗?先回房间休息去吧,一会儿爹地替们把好吃的送进房间!”

白默对两个女儿的宠爱,已经到了含着怕化,举着怕摔的地步。

“我们不累!晚晚和干妈来了,我们就不累了!”白豆豆要比小时候温婉上很多。

“干妈,干妈,我新学了咖啡拉花!我这就给去做!”

明明是累的,可白芽芽就是想把林雪落哄高兴哄开心。

“芽芽,上学挺累的……就别忙了!”

其实林雪落并不想喝咖啡。刚刚在跟袁朵朵聊天时,已经喝下了不少的现煮奶茶。

“干妈等一下……一下就好!”白芽芽已经朝厨房跑了过去。

只有嘟嘟体贴的将换脚的拖鞋送至白默的腿边,“爹地,换鞋吧。”

“嗯,真乖!”白默只是习惯性的在嘟嘟的小脑袋上撸了两下。

或许,这便是白默跟这孩子一天来仅有的互动。可即便是这样,小家伙也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听话又懂事的嘟嘟,林雪落有些感慨。

虽说这孩子的身份让人有些不舒服,但这孩子的言行举止,却温暖了很多的人!

从小到大,这孩子就坚韧得很。从纠正他自己的畸形腿开始,一路走过来给了大家太多的感动!

“嘟嘟过来……让干妈抱抱!”

林雪落朝嘟嘟招了招手;小家伙立刻跑过来给林雪落抱。

“干妈,今天图图不是故意朝晚晚妹妹洒沙子的。”

嘟嘟主动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是我没有照顾好他们两个。”

“没关系的!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的。嘟嘟不用自责。”

林雪落拥抱着嘟嘟,轻轻的拍抚着他的后背,玩笑似的问道:“嘟嘟啊,长大了给干妈做女婿好不好?”

嘟嘟跟封林晚同龄,只相差几个月。却比封林晚听话懂事上很多。

有时候会懂事得让人心疼!

“好!”嘟嘟用力的点头,“嘟嘟好喜欢晚晚的!嘟嘟努力的长高高、长帅帅,让晚晚也喜欢上嘟嘟!”

“哈哈哈……真是个好孩子!嘟嘟真棒!”林雪落温情的亲了亲小家伙。

玩笑归玩笑,但要真把女儿晚晚嫁给嘟嘟,林雪落肯定会有顾虑的。

先不说她的顾虑,就说丈夫封行朗,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嫁给嘟嘟这个没名没分的孩子的。

当然,这也只不过是林雪落的个人猜测而已。

厨房里,白芽芽已经浪费了三杯卡布奇诺。还是觉得自己拉出的图案不太满意。

白图图一直趴在岛台上看着。面对姐姐这样极度的浪费现象,他内心觉得是不对的,但又敢怒却不敢言。

因为姐姐真会削他!不但会削他,而且还有爹地那个老顽固替她撑腰。

当第六杯拉花完成时,白芽芽露出一个满意的笑脸。

“图图,怎么样,这杯漂亮吧?”

“漂亮……漂亮极了!”

虽然心里觉得不怎么样,但白图图的小嘴巴还是甜的。

“真的吗?那我赶紧的端去给干妈喝!”

就在白芽芽转身去拿托盘时,白图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咖啡杯里挤上了一大把的柠檬汁。

“干妈……干妈……快尝尝我现做的咖啡拉花!”

虽然白芽芽觉得这现做的拉花有些走样了,但端都已经端出来了,也不好意思倒掉重新做了。

“哦……真漂亮!”

林雪落一边称赞,一边浅抿上一口,“噗……”酸得她直接吐了出来。

“怎么……怎么这么酸呢?这是柠檬口味的咖啡?”

“不是啊……”

白芽芽也跟着尝了一口,“咦?怎么是酸的呢?”

看到默默跑离客厅的白图图,白芽芽秒懂。

“白图图!是不是在杯子里加柠檬汁儿了?!”白芽芽怒声问。

“是我加的又怎么样?”

白图图挑衅的拍了拍自己的小P股,“来打我啊!!”

“臭弟弟!找死!”白芽芽立刻放下咖啡杯追了出去。又一场的鸡飞狗跳,在白公馆里正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