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_a5169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赫云舒的记忆里,燕凌寒很少有长时间不回府的情况。即便是有,也会派人回来说明情况,不会这般无声无息地不回来。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赫云舒放心不下,就坐着马车去了宫里,问清楚燕凌寒所在的地方之后,她直接找了过去。

是燕皇的寝殿。

赫云舒看向守在门口的内侍,问道:“铭王在里面吗?”

“回王妃娘娘的话,在的。”

赫云舒点点头,迈步就要往里进。

这时,内侍拦了她一下,神色为难:“王妃娘娘,您进去,怕是不方便。”

“不方便?”赫云舒重复着这三个字,满腹疑虑。

内侍神色着急,但什么也说不上来,但拦着赫云舒的那只手,却是一直没有缩回去。

“谁在殿内?”赫云舒问道。

白嫩水灵居家美女温馨俏皮写真

“回王妃娘娘的话,只有陛下、铭王殿下和大总管在里面。”

“既然是只有他们三个人在里面,本王妃进去,有什么不方便的?”

内侍被问住了,回答不上来。

赫云舒觉得好笑,继续道:“不让本王妃进去,是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

“倒、倒也不是陛下的意思……”内侍支支吾吾道。

赫云舒乐了,道:“既然不是陛下的意思,本王妃为何不能进?”

说完,赫云舒打掉内侍的手,径直走进了寝殿。

一进大殿,赫云舒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儿,看样子,这酒很烈。

紧接着,她听到了燕凌寒带着醉意的声音:“快走!快走!这马,当得很不好啊!驾、驾……”

赫云舒紧走几步,看到了一幕让她既意外又想笑的场景。

此刻,燕皇趴在地上爬,而他背上坐着的,赫然就是满脸红晕的燕凌寒。

看样子,他是喝醉了,而且,是在把燕皇当马骑。

这一幕,看得赫云舒目瞪口呆。

好在,还有一个刘福全是清醒的,他小跑着到了赫云舒的跟前,脸上是一如既往左右逢源的笑容:“王妃娘娘,您来了。”

赫云舒嘴巴微张,道:“这俩人是怎么回事?”

眼下,这二人看起来都不怎么正常。

“回王妃娘娘的话,陛下和铭王殿下都醉了。”

“醉了?”赫云舒诧异道,紧接着又问道,“本王妃还未见王爷醉过,不是说他千杯不醉的吗?”

刘福全讪笑道:“那奴才就不知道了。今日陛下请铭王殿下来喝酒,俩人喝了十几坛子,喝着喝着就成这个样子了。”

赫云舒看了看一旁,果然有十几个酒坛子。

“这俩人无缘无故,喝那么多酒干嘛?”“那奴才就不知道了。陛下和铭王殿下喝酒的时候,将奴才赶出去了。奴才是在他们二人喝醉之后觉得不妥才进来伺候的,至于他们喝醉之前说了什么,奴才就不知道了。

“哦,这样啊。”说着,赫云舒指了指那二人,道,“俩人这个状态,多久了?”

“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原先,他们比赛谁爬的比较快。”说着,刘福全强忍笑意。

闻言,赫云舒无力扶额,暗觉这俩人是越活越回去了。

就在这时,燕凌寒发现了赫云舒。

他从燕皇背上滑下,然后踉踉跄跄地起身,一步一摇地朝着赫云舒走过来,笑道:“哎呀,娘子,来了。”

赫云舒看了他一眼,神色幻灭,她早已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燕凌寒,却没见过他喝醉之后疯疯癫癫的样子。

不过,这个样子看起来有些好笑,又有些……可爱。

赫云舒笑着扶住走过来的燕凌寒,道:“夫君,咱们回家吧。”

“好。”说着,燕凌寒回身,看了一眼已经坐在地上的燕皇,道,“我走了,小马,明日再来骑。”

“好的呀,再见。”燕皇笑着应道,甚至还朝着燕凌寒挥了挥手。

燕凌寒也对着他挥了挥手,任由赫云舒把他扶了出去。

只是,燕凌寒出去之后,燕皇那满脸的醉态顿时消失不见,他起身,在椅子上坐下,脸色很不好看。

刘福全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殷勤道:“陛下,要不要给您准备一碗醒酒汤?”

燕皇嘴角上扬,竟是笑了:“朕没喝醉,要醒酒汤干嘛?”

“没喝醉?”刘福全惊愕道。

燕皇却不再解释什么,口中喃喃道:“朕用了药,好不容易把他灌醉了,却什么都没问出来,实在是意外。”

这话,刘福全没敢接。

就在这时,赫云舒去而复返,看向燕皇,道:“皇兄,到底在做什么?”

燕皇想要装醉,被赫云舒无情揭穿:“皇兄,别装了,我知道没醉。”

燕皇干笑几声,道:“弟妹啊,朕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没见凌寒喝醉过,想让他醉一次而已。”

赫云舒当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不会这么简单,但是既然燕皇不说,她自然问不出什么来,又不能把他揍一顿,刑讯逼供。

“皇兄,夫君他从未怀疑过。”

“怀疑朕?怀疑朕什么?”燕皇问道。

“没什么,只是皇兄自己不觉得么?最近,很奇怪。”

“没有啊。”燕皇一脸无辜道。

赫云舒回之一笑,没再说什么,很快就离开了。

回王府之后,赫云舒很快将百里星宇找来。

百里星宇粗粗一看,便有了结论:“王爷姐夫他中了迷酒散,服用了迷酒散的人,即便是酒量再好,也会很快喝醉。”

“这迷酒散,对身体有害吗?”

“没有。”

“那好吧,写个方子,让厨房煮碗醒酒汤过来。”

“好。”百里星宇应声,很快就出去了。

眼下,燕凌寒醉的厉害,已经睡着了。

赫云舒轻轻地抚着他的眉,道:“夫君,但愿的一腔赤诚,没有放错地方。”

醒酒汤很快做好,赫云舒给燕凌寒服下,过了约莫半刻钟的时间他就醒了。

醒来之后,燕凌寒觉得脑袋有些疼,可看到赫云舒笑得那么意味深长,他觉得脑袋更疼了。

“在笑什么?”燕凌寒问道。

“今天都发生了什么,还记得吗?”赫云舒这么一提醒,燕凌寒就开始回想,这一回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