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1_a5237

“反正我是觉得那小子是不太会成功的。”

诸葛云也是大部分中的一员,“虽然我很欣赏他那份锲而不舍。”

“但如果站在苏幽槿的立场上也许就是纠缠不休了吧?”

萧骁只是有感而发了一下,一抬头,却看到张博几人都在盯着他,神色诡异,不由得挑了挑眉,“怎么了?”

“老三,还说你对苏幽槿没感觉?”

诸葛云咧嘴笑道,一副抓住萧骁尾巴的嘚瑟样。

萧骁:

“三哥,其实你看那个牧野很不爽的是吧?”

赵律正一脸“我明白,我理解”的表情。

“老三,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要事后后悔。”

张博挤眉弄眼,语重心长道。

萧骁:……

复古格子裙美女暖暖咖啡馆高清写真

他怎么感觉话题又绕回来了?

他说了什么让人误会的话吗?

萧骁回忆了一下自己先前说的那句话,眉眼间有了几分恍然,颇有几分无奈的开口:“我是站在客观立场上说的,若是你们被一个不喜欢的人‘紧迫盯人’,你们会开心吗?”

虽说是出于喜欢之情,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但是,至少在萧骁看来,这样的行为是会让他困扰甚至不喜的。

这个不就是跟踪狂的简化版本吗?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萧骁是敬谢不敏的。

“呃,这倒也是。”

诸葛云摸摸下巴,喜欢的人做什么都好,不喜欢的人光是在眼前晃就让人心烦不已了。

“可能性对半开吧?要不就慢慢喜欢上你了,要不就越发讨厌你了。”

“不过,我觉得还是后面的可能性更大。”

赵律正摊手,“不然,不是谁都可以追上自己的女神或男神了?”

“坚持固然难能可贵,但是爱情不是靠坚持就能得到的。”

张博难得深沉了一把,惹得其他几人新奇的目光。

“呦,老大,怎么突然变文艺了?”

赵律正揶揄道。

“不是我说的,是萱萱那丫头说的。”

张博摆摆手,他才不会说这么酸腐的话。

“哦~”

“真的,有一个男生从初中就喜欢她了,高中也是跟她一个班,总是在她身边晃悠,可是那丫头愣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高中毕业考上心仪的大学固然让那丫头很开心,但是能借此摆脱那个追求者也是让萱萱大大松了一口气。”

“哇,那哥们有毅力,初中到高中,整整六年啊。”

“是有毅力,萱萱不是不感动,但是感动不是爱情。”

“萱萱很想直接拒绝他,让他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但是那个人一直没有告白,那丫头也不好直接就跟人当面说不要喜欢她了,这样好像很自作多情一样。”

“到后来,萱萱也觉得烦了,都忍不住想揍人了。”

“本来那个男生也想考公安大学的,后来没考上,不过也是在燕京上学。”

“萱萱都怕了那个男生了。”

“可怕的执着。”

赵律正总结道。

“但是他的执着已经给喜欢的女生造成困扰了。”

萧骁随口说了一句。

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样的完美毕竟是少数的。事在人为、追求爱情的确没有错,但是也要把握一个度跟方法。

有时候,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

偏偏很多人喜欢撞得头破血流才知道放弃,可惜那时已经为时晚矣。

“好了,我洗澡了。”

萧骁转身走进厕所。

“去吧。”

诸葛云挥挥手,随即凑到老大身边一脸谄笑,“老大,萱萱表妹……”

后面的话随着关上的门也被阻挡了在外面。

……

也许人真的是不禁说的,这边张博刚刚给寝室的几个兄弟讲了一下自家表妹被人苦追而无从拒绝的尴尬状况,没几天表妹那边就电话打来了。

挂下电话,张博有些烦闷的抓了抓头发。

“怎么了,老大?是萱萱表妹?”

诸葛云有隐约听到张博接电话时叫的名字。

对于美女的名字他总是很敏感。

“出什么事了?”

赵律正对张博又郁闷又憋屈的表情有些疑惑。

不过,因为电话打来时,他们正在打游戏,声音外放,再说他们也不是偷听狂,没有刻意去听张博讲电话,

所以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让张博的脸色这么难看。

“是因为那个男的?”

萧骁倒是听到些什么,结合张博之前给他们讲的事,心下当即有了几分了然,“那位仁兄又来了?”

“什么男的?什么仁兄?”

诸葛云急切问道,“你们不要打哑谜啊。”

诸葛云表示自己很不满。

“哦~”

倒是赵律正一愣后有些反应过来了,“是老大之前说的那个一直苦追萱萱表妹却没有告白的家伙?”

“是他啊?!”

诸葛云恍然大悟,随即就明白了老大不爽的原因,“他又来缠着萱萱表妹了?”

“是啊。”

张博磨牙道,“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本来之前萱萱他们学校军训后面又是十一长假,那个家伙一直没有出现,萱萱还以为他终于放弃了而松了一口气了,毕竟他们学校也离得不近,而且上了大学也总会碰见更适合自己的女生。”

“那不是他不想来,而是那段时间他没什么机会接近到萱萱表妹吧?”

诸葛云不由的插嘴道。

“的确,其实十一回校后,萱萱就隐隐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却始终没有发现人,就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毕竟萱萱长得漂亮,被人注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后来发现了是那个家伙?”

张博说到这,大家也都明白了。

“是的,萱萱有一次从车子的后视镜中认出了是那个家伙。”

张博点头。

“这不就是个跟踪狂吗?”

赵律正皱眉,想想就让人不舒服。

“谁说不是啊。”

张博简直是咬牙切齿,“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整天鬼鬼祟祟的跟在一个女生的后面算什么事啊?”

“萱萱是从小胆大,现在也上的是公安大学,身手也好,照理说完不用怕这种人的。”

“但是,这种事情搁谁身上谁不膈应啊?”

就是张博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光是想想要是有一天有人这么跟踪他的话,真的是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